男人味六肖中特图片

從大地升起的一道閃電 ——詩人劉頻印象

文學|時間:2017-04-20 16:44 來源:柳州晚報 評論:0 點擊:5187


劉頻簡介

劉頻,男,60后,柳州人,新三屆大學生,做過教師,后從政,現任職市政協。1970年代開始寫詩,1981年以來在國內外刊物發表大量詩歌,作品入選數十種優秀詩歌選本及獲獎。出版詩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筆記》。近年曾獲廣西文藝創作最高獎——銅鼓獎、廣西首屆年度作家獎,并被廣西作協特聘為廣西詩歌導師。2010年與友人創辦廣西“麻雀”詩群并主編《麻雀》。

劉頻(右二)在“麻雀”詩群主辦的詩會上。

編者按:

為了弘揚柳州文化、營造文化氛圍、帶動地方文化發展,從今日起,晚報副刊陸續推出重磅專欄:龍城文化。該欄目特邀本地資深寫作團隊,專訪柳州文化界知名人士,廣大讀者可從精彩的采寫中,一覽柳州文化名人之風采。我們的作者將從各個文藝文化協會的國家級會員開始采寫,見報不分先后,以受訪者接受采訪的時間安排為準。在此,非常感謝受訪者對晚報的大力支持,讓我們一如既往地為繁榮柳州文化而努力!

記得上世紀90年代,還是學生的我,就經常從《詩刊》《星星》詩刊等國內一流文學刊物上,看到詩歌下面的作者“柳州·劉頻”的字樣,頓時涌起地域自豪感。那年頭,他的詩歌頻繁出現在刊物上,甚至是頭條。他的詩歌除了驚艷震撼外,還給人一個直覺:這個叫劉頻的人一定是個暗藏巨大潛能的人,巨大到可以不安分,甚至未知。

隨著這種潛能認知感,劉頻一直是道有吸引力的光存在。

把自己逼到靈魂的內核

同在一座城市生活,由于共同的朋友,和劉頻有過幾次交集。2010年加入廣西“麻雀”詩群后,和他的交集才更加近距離和頻繁起來。

創辦“麻雀”詩群多年來,對外他一直謙遜地說:大家一起努力的。其實我們清楚,當年如果沒有他的一再堅持,就沒有今天的“麻雀”詩群。我們私下慣稱他為“麻雀”頭,但卻經常見他沒有“頭”的樣子,和我們喝酒,干脆豪爽,然后談詩歌,談閱讀,談見聞,談寫作秘籍。帶我們參加各種詩會,他總是介紹周圍的人:這是我們麻雀詩人……。很多時候,他也有“頭”的一面,他要求我們必須增大閱讀量和知識面,加強對文字的訓練和敏感度,把自己的寫作目標放在全國優秀純文學刊物的標準上。他常說,你們不把自己逼一下,怎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可能和結果?

在他的嚴格相逼之下,“麻雀”詩群的詩人迅速成長起來,集結起柳州、來賓兩地實力潛力俱佳的詩歌寫作者30多人,作品被國內諸多純文學刊物整體推介選發。2014年,“麻雀”詩群參加由中國詩歌流派網、《星星》詩刊等聯合舉辦的“21世紀中國現代詩群流派”評選,入圍“21世紀中國三十六家現代詩群流派”。近兩年,有4只“麻雀”詩人進入到魯迅文學院培訓班學習深造。2016年,在柳州市首屆青年作家培訓班上,有4只“麻雀”詩人成為柳州的首屆簽約作家。

劉頻有一首詩叫做《逼》, “把閃電從巖石逼出來/把詩歌從暴動的文字逼出來……/把滴血的靈魂從受傷的刀子逼出來/一個人在荊芒上尖銳地舞蹈/這甜蜜而冒險的春天/他把自己從斑駁重疊的陰影中/一點一點逼出來。”全詩一氣呵成,大有一副不容置疑、霸氣十足的味道。

實際上,他一直都在現身說法——寫詩,或者做任何事情,要學會逼自己,是生命歷練之后的逼,是一種義無反顧的逼,把自己逼到靈魂的內核。

萬物都是我的親人

一個成熟的寫作者,不僅僅是語言上的,更應該是思想上的集大成者。一個作家的作品中所具有的悲憫情懷,決定他作品的格局大小。

在問到劉頻近年寫作的變化和狀態時,他說:“近年我的詩歌寫作方向出現變化,更貼近現實,貼近生活中卑微的生命,與我的工作視野的拓展有著直接的關系,而且這種題材、這種情感會在寫作中持續下去。”

作家曹文軒曾指出,悲憫情懷是文學的一個古老的命題,也是一個永恒的問題。劉頻意識到悲憫情懷的重要性,在《用廣闊的慈悲安放落日》《我只為一棵夭折的玉米憂傷》《把在瓜地里哭泣的月亮,馱在背上》等詩作里,無不自然滲透出對世間萬物的關照,他的悲憫情懷油然而生。“一直向卑微的事物致敬,學習/ 把大地上的青草、螞蟻視作親人……”

談到這里,我想起多年前,我的一個閨蜜從北京回柳,她就讀于國內知名的學府,眼界不低,對于國內詩壇和詩歌寫作一直抱有微詞看法,我無意中傳了劉頻的幾首詩歌給她,當中就有《祖國的麻雀》。她讀完后說:我感受到寫詩人內心強大的情愛和憐憫!閨蜜之后纏著我,一定要認識寫詩的人,要向他表達敬意!

在《祖國的麻雀》里,劉頻大聲宣告:“我必須說:我愛你們,祖國的麻雀/就像我愛祖國的野草,蜻蜓,河灘上的鵝卵石”、“我必須說:祖國的麻雀,我愛你們/你們小小的心,小小的身體/在我樸素的詩歌里一次次飛來,又飛去”。

從大地升起的閃電飽含力量

文學評論家劉玲這樣看劉頻,“他不是一個無端厭世憤激的人,也不是一個郁達夫式陰郁的人,他在每一個熱愛的平凡的日子深深鐫下生命的刻度,他的生活細致、扎實。”

在接觸劉頻的日子里,他表現出慣有的溫文儒雅,待人接物上不卑不亢,完全是個熱愛平凡生活的男人;但偶爾也露出柳州人特有的血性特質,這種血性本質,更多的體現在詩歌,蘊含在他強大的內心里。

和朋友談論他的詩歌《維拉日記:在雨夜里遇到刑偵隊》,就深切地感受到他內心排山倒海的銳度和力量,“五枝長槍管指向天空。一陣陣痙攣的閃電/似乎無處可逃……”。在《今夜,鷹王在閃電中現身》里,他摒棄了隱喻,“今夜,一百座平原陷落,一百座高原拱起/今夜,鷹王現身,山川靜穆,有人必死。”在詩歌的靜穆里,大地重新排序,我覺得那道閃電,就在身邊,它的力量就是美,照亮一切,讓萬物看得更清走得更遠。

寫到這里,我覺得有必要穿插一段授獎詞。2013年,作為唯一獲獎詩人,廣西作家協會頒發給首屆廣西年度作家獎獲獎詩人劉頻的授獎詞:

劉頻的詩歌自覺地置身于社會和人性的復雜矛盾中,并始終保持著對時代生活的警惕,將歷史生活與現實生活、個人生存與人類境遇、外部世界與內部精神交織起來,深入物質時代人類精神的困境,在洞徹人性的明亮和幽暗中體現出詩歌的力度,閃耀出理想主義堅定的光芒。在尖銳硬朗、富于區別性的詩歌書寫中,通過嫻熟豐富的技術,呈現出具有靈魂深度支撐的先鋒詩歌的成熟和進一步的可能。劉頻的詩歌有淚水有汗水有地氣,讓我們不僅看到時代的困惑,同時也給我們帶來啟程的勇氣。

在出版詩集《雷公根筆記》之后,近年來劉頻完成了400多首詩歌的寫作,形成了《東風破玉錄》《中國速度》《偷羊人的秘密》《沸騰魚:紀念1966——1976》《獻給拉卓的詩篇》《劉氏家譜補遺》等系列作品,更加關注時代和生活,更加注重對人性和苦難的挖掘,更加注重在全球一體化的背景下對民族化和本土化的探索,這些作品將結集出版。

一個寫作者就是需要這樣的勇氣和力量,劉頻就像從大地上升起的一道閃電。從一定意義上講,在柳州這片熱土上,出現類似于劉頻這樣的閃電,是必然也是合情合理的。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1. 1柳州晚報雅致1團群友歡樂健步走
  2. 2這個套路玩得深!加微信免費送折疊電動車 騙人的!
  3. 3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融水縣政協黨組書記、主席潘文輝接受審查調查
  4. 4按摩到一半女技師開始“亂摸” 爽完后出來卻發現...
  5. 51號直播|東風風行·“紫荊花城 醉美柳州”粵桂黔湘媒體行今天繼續進行
  6. 6馬空當選融水縣人民政府代理縣長,潘文輝當選副縣長
  7. 7人為破壞?環江濱水大道數百個景觀燈罩受損嚴重,官方回應
  8. 8你家今晚停水了?柳州威立雅回復:水廠線路故障導致,高層恢復時間是...
  9. 9別吃!別碰!這個外來物種已擴散到廣西,可能傳播多種疾病
  10. 10兩妙齡少女被兩大叔帶到賓館開房,竟為了干那種事···
男人味六肖中特图片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 群英会号码遗漏查询 河北省20选5开奖公告 pk10单吊一码计划 自行车赛车价格图片 重庆时时直播软件 香港马会168现场直播开奖 湖北11选五选号技巧 直播开奖现场 彩票极速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