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味六肖中特图片

柳州手藝|巧手打造苗家“人氣爆品”,融水銀匠馬貴兵將傳統變出了時尚味

柳州手藝|時間:2018-06-06 15:38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1443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柳州文化潤物細無聲。生活在柳州這座城,你可以方方面面感知柳州文化魅力,小到衣食住行,大到婚喪嫁娶。而今日起,柳州1號APP《柳州手藝》欄目,也從介紹美食轉為講訴手工藝者的故事,通過面對面交流,展示他們制作手工藝品的過程,展現一個個工藝品制作者追求極致,精益求精的精神。開篇我們就走進融水苗族自治縣銀飾工藝傳承人馬貴兵的銀飾世界。

 13.jpg

精美的銀飾


5.jpg

馬貴兵正在制作銀飾

  

銀飾展技藝 飾物美苗鄉


火焰噴出,藍光照映在馬貴兵的眼鏡片上,他瞇起雙眼,全神貫注的熔化銀條。銀條在他粗曠的手中,通過錘、剪、撥、拉后變成銀絲,再幻化成靈動而鮮活的小鳥和鮮花形象。“你愛它,它就會呈現出你喜歡的樣子。”6月4日,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廣西民間工藝大師馬貴兵,在融水苗族自治縣雙龍溝景區的工作室對記者說。


6.jpg

馬貴兵在熔化銀條


“無銀無花,不成姑娘;有衣無銀,不成盛裝”,苗家人愛銀,每逢節日坡會,更會盛裝披銀,鳳冠花帽,胸牌步搖。這個苗家獨有的“銀飾文化”,在融水縣已有數千年的歷史。“苗家人愛銀飾,不僅因為銀飾可以辟邪,還象征著長命富貴。”馬貴兵說。


GetAttachment.jpg

制作精美的銀頭飾


1975年出生的馬貴兵是融水縣香粉鄉中坪村人,他十七歲就開始跟隨父親學習苗族銀飾制作手藝,至今從事這行已有二十多年。“每年春節前都是打制銀飾最繁忙的時候,但過去苗族銀飾還是比較簡單,花色單一的。”馬貴兵邊說邊向記者展示傳統手藝打造出來的銀手鐲,“你看這個就是最典型的苗族銀飾,基本素面,雕花也很少,這和制作的工具和手藝有關。”


12.jpg

制作好的銀手鐲


馬貴兵介紹,過去制銀手藝人的工具就一口大鐵鍋,一個拉風箱,一把鐵錘,因此很少會有設計銀飾,走精品化的意識。而銀子種類分為苗銀、老銀子和純銀,手藝人過去打制的多為老銀子,老銀子雜質多,硬又難打,所以火候的掌控特別關鍵。“火太大或太小,制作出的銀飾都易碎,因此必須保持在800攝氏度至900攝氏度之間熔銀。”


3.jpg

將銀條熔化


敢為人先,將傳統變出了時尚味


 簡陋的工具限制了創新,但是有想法的馬貴兵,卻不肯守舊,他不甘于只用銀子做裝飾品,而是找人重新設計銀飾,不斷反復試煉制銀。在他小小工作臺前,可以看到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工具,光是捶打銀飾的鐵錘都有大、中、小3個型號。“因為一件銀飾至少要經過熔銀、捶打、鐫刻、焊接、洗銀等,一二十道工序。你看我手掌的中部、食指、中指位置明顯泛黃凸起的老繭,都是反復練習,歷經無數失敗留下的印記。”馬貴兵說。為創新手藝,他還在自己的工作臺前擺放名家作品,一有空就坐下來,認真琢磨研究他人工藝手法,再慢慢模仿形成自己的風格,最終開發成功了銀絲拉絲工藝。“有種十月懷胎的感覺,銀飾和人一樣,都需要情感的注入,不然它會有脾氣,你用它是造不出一個好的作品。”馬貴兵頗為自豪地說。


8.jpg

馬貴兵在捶打銀條


9.jpg

每一次捶打都凝聚馬貴兵的心血


4.jpg

每一根銀絲都需要反復的打磨


手藝創新成功的馬貴兵并不滿足于現狀,他告訴記者:“銀飾就像衣服,也是要跟得上新時尚,所以得創新。”邊說馬貴兵邊向記者展示了自己用銀絲拉絲工藝制作而成的銀蘆笙照片。他說:“這個蘆笙高60厘米,寬30厘米,是第一個銀飾蘆笙,以前從沒有人做過,現在就收藏于融水縣的博物館內。”從照片上看,銀蘆笙獨具特色又精巧,上面鐫刻了浮雕花紋。這個作品讓馬貴兵花費了3個月的時間,其中最難的手藝部分就是雕花和卷銀片。“當時雕花,怎么都做不好,因為一刻花,銀片就會凹下去,花紋沒辦法立體而飽滿,后來我就去外地學習,通過不斷找工藝師傅交流,才知道卷銀之后要在其圈內注入松香,再雕刻,花紋才能好看。”馬貴兵說。而卷銀片,馬貴兵也花了大量時間研究,銀片切片必須得精細到毫,要大小均勻,否則影響美觀。馬貴兵的精益求精,讓他制作的《蘆笙系列作品》在2006年柳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工藝)作品邀請展展出,并獲得一等獎。而銀絲拉絲工藝不僅可以制作出傳統的苗族頭飾、手環和胸牌,還可以制成書簽、茶壺、梳子等常用物品,給銀飾開拓了新的市場。


111.jpg

制作好的銀梳子、銀耳墜等飾品


10.jpg

制作好的銀飾繡球


敢為人先,必有收獲,馬貴兵的拉絲工藝作品深受市場歡迎。但是苗族銀飾手工藝人越來越少的現狀,讓他很是擔憂。為此,他于2012年在融水縣雨卜鄉開了一家民間工藝館,從云南、貴州等地收集了800多件苗族銀飾工藝品,每年定期展出,并接收弟子學習制銀工藝。“廣西有很多優秀文化,比如花山巖畫,我就想把這個鐫刻在銀飾上,佩戴在人們身上,讓花山巖畫與銀飾一樣有生命力,從而傳播我們的文化。”馬貴兵說。


14.jpg

身穿少數民族的居民在挑選銀飾



   記者 覃科 見習記者 覃珩 


見習編輯:王穎


相關閱讀: 生活 文化

網友評論

男人味六肖中特图片 2019六肖中特期中王 江苏体彩七位数综合走势图 幸运农场复式奖金计算 20l9年香港和彩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彩a盘 彩运来最新线路检测 体彩开奖查询奘结果 时时彩开奖时间调整 时时彩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飞鱼智行下载